Loading… 侯尚伟:直击儿童原发性肝癌诊断与治疗_TOM母婴
正文
Qzone
微博
微信
侯尚伟:直击儿童原发性肝癌诊断与治疗
2020-06-12 12:59 时代在线网   

[摘要] 12月初,在第十二届科技50创业大赛总决赛上,经活动现场150余位专业投资人评定,儿童肝癌CAR-T治疗项目与恩力固态电池并列获得冠军。

文/罗仙仙

CAR-T项目专注中国首个儿童罕见病——原发性肝癌领域,以血清学诊断及CAR-T(嵌合抗原受体T细胞免疫疗法)治疗为特点的生物医疗领域项目;后者恩力固态电池是一家中外合资高新科技企业,专注于新型电池储能技术产业化、产品研发、生产及销售。

尽管专注的领域不同,CAR-T项目团队负责人侯尚伟仍认为拿下冠军十分不易,同时也是极大的惊喜。侯尚伟在接受《创业圈》专访时说道:“CAR-T项目是从交大实验室走出来的科研项目,转化为创业项目本身就有难度,同时在比赛中遇到许多跑通商业模式,甚至已有多轮融资经验的创业项目,一路竞争中压力不小,能拿到冠军是活动方和各方专家,对团队多年努力和项目本身先进性的认可。”

十年科研

肝癌,全世界第三大癌症杀手,也是我国最常见的恶性肿瘤之一。2019年1月,国家癌症中心发布了最新一期的全国癌症统计数据,肝癌年新发病例约52.0万。肝癌进展特别快,多数病人确诊时通常就已经发生转移,临床治疗效果很差。因此,早期预警对于肝癌的诊治非常重要。

目前,临床诊断以AFP(甲胎蛋白)作为预测肝癌的标志物,结合影像学、病理学检查综合诊断肝癌。但AFP诊断早期肝癌的灵敏度和特异度较低,具有较高的假阴性率,使患者不能尽早发现疾病而错过最佳治疗时间。

为解决上述临床痛点,CAR-T项目团队领头人—上海交通大学讲席教授、上海交通大学系统生物医学研究院常务副院长、系统生物医学教育部重点实验室主任韩泽广教授,从建立实验室起,就带领10多位博士、硕士生组成的科研团队,20年如一日投入到肝癌的早期诊断和个性化治疗上。

从2007年至今,韩泽广教授团队已经发表了关于DLK(肝祖细胞基因)的3篇论文,开发了人血清DLK1蛋白的ELISA试剂盒及其检测方法以及针对肝癌相关抗原DLK1为靶点的CAR-T构建方法的两项专利。

韩泽广教授团队发现,DLK1不仅在肿瘤病人肝癌标本表达增高,而在正常肝脏组织中却不表达。同时,这一蛋白可以分泌到血清中。该蛋白表达的特异性提示不仅可以作为早期筛查的血清标志物,而且可以作为CAR-T治疗的靶点。

尽管DLK1可以作为原发性肝癌的早期标志,但考虑到肝癌领域激烈的竞争,侯尚伟担任CAR-T项目负责人,负责研发、运营、市场等,他在采访中介绍:“这个项目将首先从儿童原发性肝癌作为市场转化的切入点。”

侯尚伟表示,中国是肝癌大国,成人肝癌市场很大、但竞争激烈。虽然儿童原发性肝癌发病率较低,发病率在百万分之二左右。市场目标人群不多,但从项目转化策略上看,儿童领域是罕见病,准入风险和准入周期大大降低,同时研发成本也相对较低。

据了解,欧美国家在儿童罕见病的诊断和治疗上已经建立了比较完善的制度保障,而我国在罕见病诊治领域的制度建设上起步较晚,但最近步伐明显加快,2018年10月,由协和医院牵头成立中国罕见病联盟并发布了《中国第一批罕见病目录》,说明我国在罕见病诊治研发的投入和制度保障上已经加大力度,制度的建立必将引导资本进入这一领域。这也意味着,CAR-T项目初期专注原发性儿童肝癌上的策略方向恰逢其时。

转化科研

目前,CAR-T项目在原发性儿童肝癌的优势表现在两个方面。首先在检测上,当前临床缺乏儿童肝癌特异性早期标志物,使用成人肝癌标志物AFP,敏感性和特异性不高,急需其他标志物。使用团队开发的DLK1试剂盒和临床检测方法,他们发现DLK1和AFP各有优势,两者联合使用可以显著提高儿童原发肝癌的检出率,揪出未有征兆的初期肝癌,增加治愈机会。

其次,项目的优势还包括在CAR-T治疗方式上选择的DLK1为全新靶点。侯尚伟说:“CAR-T治疗新靶点,完全知识产权的罕见病CAR-T治疗,全新的检测方法和CAR-T治疗合二为一,这是我们团队最大的优势。”

具体来看CAR-T项目在筛查和治疗上的前景,对原发性肝癌的血清学诊断的应用场景,侯尚伟表示,不仅能应用于肝癌的临床检测,其早期筛查的作用更大,可应用在常规体检。他还说道:“目前已与上海交通大学儿童医学中心合作DLK1在78例儿童肝母细胞瘤患者血清学检测结果,DLK1结合AFP可以显著提升儿童肝癌检测特异性。”

在CAR-T治疗方式上,自2017年FDA批准了治疗晚期B细胞白血病和淋巴瘤两种CAR-T细胞疗法在美国上市,全球已经登记在案的CAR-T疗法临床试验在2019年9月底已超过800项,涉及几十种血液癌症和实体肿瘤。可见,CAR-T项目团队对儿童原发性肝癌CAR-T治疗的涉及和布局十分具有前瞻性。

目前,CAR-T项目团队已经完成了CAR设计质粒构建、原代T细胞分离和扩增、转染及CAR表达验证、T细胞扩增、细胞毒效应观察、作用机制研究并正在开展PDX模型,“若进展良好,半年内可以进行项目安全性评价试验,”侯尚伟如是说道。

他说:“我们目前还停留在早期,完成临床报批需要一年半到两年时间,项目针对儿童罕见病原发性肝癌,临床实验需要的病例较少,实验周期短;政策上也有着利好,在美国FDA的优先评审制度中仅需3个月,同时国内已建立罕见病联盟并出台相应的指导性文件。”

科研成果转化过程复杂,如何结合资本推动再发展?侯尚伟表示,当前的项目规划需要千万级别风险资本的注入,助力我们作为全国首个儿童罕见病原发性肝癌的血清学诊断及CAR-T治疗上的全球专利和战略布局,以及团队早期研发费用。

具体项目规划上,包括推进DLK1临床前研究、DLK1血清检测试剂盒临床前研发、申请临床试验许可、并实现全球多中心临床研究的国际合作。

侯尚伟坦承,并不会止步于儿童罕见病原发性肝癌领域,“在临床二期、三期做完后,希望能扩展到成人肝癌领域,并组建临床试验团队,将扩大团队规模至30-50人,能同时推进3-5个项目”。

【以上内容转自“时代周报”,不代表本网站观点。 如需转载请取得时代周报网许可,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责任编辑: 文静

责任编辑: 文静
广告